明朝玉雕大师陆子冈借鉴这种形制样式 以精湛的浮雕技艺创立两面雕白玉牌
中国新疆玉雕精品评奖及中华玉雕艺术大师工艺师的评选活动将在乌市召开 与本土玉雕大师切磋技艺交流思想

原石是僵硬的冰冷的没有生命的 但玉雕大师施禀谋从石头中看出了生命看到了自己


原石是僵硬的,冰冷的,没有生命的,但原石在艺术家眼里, 尤其是玉雕大师眼里,却是通透的,鲜活的。但玉雕大师施禀谋从石头中看出了生命,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中国文化的大智慧,于尺山寸水之间感受宇宙天地的广阔,体会中国传承千年的文化精髓。其作品多次获得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上海电视台、广州电视台等专题报道,在香港、北京、广州、深圳等地多次应邀举办个人作 品展。究其因果,玉为石之美者,而美如何体现,需要意境,便引出玉雕作品意境内蕴之谈。关于中国玉雕所展现的意境内蕴,翡翠物语从以下八个方面来简单的阐述施禀谋大师的作品。

一、形神兼备

玉雕艺术属中国艺术门类之一,在表现形式上追求超越形似之外的神韵。玉雕艺术与中国的书画是 分不开的,在创作的过程中画稿几乎决定了作品最终的形态。无论是人物动物还是山石花草,在描述的过程中,画的出神,如诗一般“含不尽之意于言外”,具有 “意外之韵”,在玉雕作品之中表现出“不似似之”,既不具象,又不抽象,徘徊于有无之间,斟酌于形神之际。以神统形,以意融形,形神结合乃至神超形越,这 是当代玉雕人在艺术创作中应该做的。

二、灵动之趣

在中国艺术的发展中,灵动之趣穿透了艺术的寂寞世界,让生命灵动动起来,成为天地的强音。艺术家的精神跃动,通过具有飞动灵魂的作品表现出来。在玉雕艺术中,更是有重视线条的倾向,灵动之趣即重在于线条的韵律。在玉雕的创作中,展现灵动之趣,在原石上刻画出有意味的线条,玉雕艺术将此化为具体的艺术创造形式,在静穆中求飞动,从常态中超然溢出,纵肆狂舞,追求一脉生命的清流。总之,静处就是动起,动处就是静思,动静变化,达到最畅然的生命呈现。

三、含蓄隐忍

我们东方民族注重含蓄隐忍的审美观念,形象之外、味外之外是人们追求的目标,形如雾里看花,体验一种悠长的回味,美的表现应该是一种表面上并不声张的创作。

中国的玉雕艺术,通过婉转的传达,产生优雅的美感,在作品的内部激起一种张力,创造一个回荡的空间,展示丰富的艺术内容,含蓄隐忍的内涵从作品的内在冲荡开来,胜过外在的强力,美从曲径通幽中寻来,胜过直白的美感,在含蓄隐忍之中形成一种独特的美感。

四、小中见大

中国人有这样的观点,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国,它道明了国人以小见大的智慧,体现了东方美学的一个观点。中国的园林是这一观点的最好例证,而历来被称之为“尺山寸水”的玉雕更是如此。大到几米高的山子,小到几厘米的玉牌,都是这一观点的体现。在玉雕创作中普遍遵循以小见大的原则,在狭小的设计空间里,海纳百川,容天下之大。尤其是玉雕山子,通过独特的设计,使鉴赏者能够在其景致的引导下,感受一个生机盎然的世界,从而表现出山子的灵魂。

五、大巧若拙

玉雕的设计由于在多方面借鉴了中国书画的元素,所以便受到书画文化内涵的影响,在一些题材内容上设计追求“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浓”的原则。如枯树、怪石之类,一些枯朽的形象,用来展示深刻的道理。在丑中求美,在怪中求理,在荒诞中求平常的道理,追求生命的意义。在玉雕艺术家眼里,吸纳传统文化的精髓,以枯木见春、以怪石见美、于迷离中闻清香,以巧追巧,并不能见巧,拙中见巧,方是大巧。

六、虚实结合

欣赏一件优秀的玉雕艺术品时我们往往会用虚实结合来形容,而虚实结合是中国美学中的一个重要范畴。在虚实二者之间,中国艺术对虚更为重视,因为实从虚中传出,想象空灵,固有实际。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文章总数
17335
下载次数
0
评论总数
0
访问总数
3553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