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42岁的玉雕师彭荣华是福建莆田人 出自他手里的作品不仅材料好雕工细腻而且从来不会虚高价格
玉雕师赋予了现代玉雕艺术比传统玉雕艺术更具魅力的人文精神价值 玉雕器皿作品的造型可以融入更多其他领域文化元素

出生玉雕村的青年玉雕师 直到现在那里还有七八百家玉雕作坊


俗话说,金无足赤,玉无完玉。碰到颜色并不统一的玉料,是弃之一旁,还是分割加工?行家里手说,这些都不是好办法。最好的办法是,根据玉料及杂色进行整体设计,将杂色加工成符合色彩特点、又符合作品需要的图案。这种做法叫“巧色”(又叫“俏色”)。落户光福中国工艺文化城的“云梦泽玉府”玉雕工作室主人陆键,就是一位善用巧色的青年玉雕师。他的和田籽料作品《步步高升》、和田碧玉籽料作品《深山访友图》,都因为使用了巧色,分别获得了2012年、2013年的中国(苏州)子冈杯玉石雕精品博览会铜奖。

出生玉雕村的青年玉雕师

初见陆键,怎么都无法想象,这个1977年出生的“小伙子”已有20年的玉雕经历。他的家乡光福镇山墩村(今属迂里村)是当代光福玉雕的起源地之一,有着浓厚的雕玉氛围。陆键说,他小时候,村里有一家集体企业山墩玉器厂,规模还不小,几十名工人以村民为主。受此影响,后来村民们纷纷开设玉雕作坊,一些外来人员也纷纷落户。最盛时,这里的玉雕作坊多达近千家,8成以上的村民家可闻琢玉声。

直到现在,那里还有七八百家玉雕作坊,其中当地人开的占一半以上,此外还有浙江人、河南人、安徽人、四川人、黑龙江人等所开的。虽然从小耳濡目染,但陆键一开始并没有吃玉雕饭。初中毕业后,正好邓小平南方讲话发表不久,全国各地掀起了南下淘金潮,他也随着这股大潮,去汕头打工,从事服装加工。不过,因为生活习惯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陆键在那里并不习惯,于是很快就回到了家乡。出路在哪里?他东奔西跑,发现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在加工玉器,而且效益不错。那时候,普通工人月收入不过两三百元,加工玉器却能有上千元,还用不着出去推销,产品一完工,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就会上门收购。怀着讨生活的简单想法,陆键跟着哥哥学起了玉雕。刚开始的两三年里,他学得很辛苦。不说别的,光是烧工具,就让他头晕了好一阵。他说,玉雕要用几十根磨头,这些工具插在轴管内,通过烧化火漆(封口漆)再冷却的办法固定起来。但因为磨头打磨玉器摩擦力很大,所以很容易损坏或松动,平均一个星期多一点就要更换或重新固定一下。烧的时候如果掌握不好温度,就会出现烫手或固定效果不佳的现象。

至于指甲磨损、手泡白,冬天手上生满冻疮,那就更是家常便饭。但倔强的陆键并没有退缩。为了学好手艺,他每天至少要学10多个小时,常常弄到深夜才休息。后来他开始了单干。渐渐地,陆键爱上了这个行当,还在光福镇工艺街上开设了店铺。如今,他又到中国工艺文化城开设工作室,一边创作一边授徒,连徒弟加妻子和自己一共8个人,从采购玉石原料到设计、制作,再到展示和销售,形成了一条龙模式。他的雕刻水平,则从最早的加工、半加工、模仿,到尝试独立创作,最终形成独特的风格。就这样,20年间,陆键实现了从学徒到工匠到青年玉雕名师的“三级跳”。

从古建筑和名家那里汲营养。木有根,水有源。根越强,木越壮;源越远,水越长。同样道理,要想刻好玉器,除学好基本功外,少不得强“根”和溯“源”。陆键对此采取了两个办法:一是从古建筑那里汲取营养,二是通过收藏名家字画等长见识。为此,他经常去东山、西山看古宅。这些建筑是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的杰出代表,将建筑技术与建筑艺术融为一体,在建筑装饰上以苏式风格的木雕、砖雕等见长。其中木雕精巧玲珑、细腻空灵,线条流畅;砖雕则以线条蜿蜒有力、形象生动传神、风格柔顺秀逸、图案寓意吉祥、情趣雅俗兼备、刀法洒脱而著称于世。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文章总数
585
下载次数
0
评论总数
0
访问总数
118649